Pocky

拆我楼诚皆狗带!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看了预告,好一把青龙偃月刀

其实萌cp最怕的不是你们永远不同框
而是你们和所有人都同框过
唯独没有你们
bgm起的时候
突然很难过

不好意思占tag了

这个节奏不对啊!最近看文关注点好奇怪!
周五一位太太写,平平早上给老谭做pancake,然后我就买了松饼粉回家做松饼……
今天上午看的一位太太写然然让院长带半熟芝士回家,下午就叫了盒半熟芝士做下午茶……
刚刚看到一位太太写然然和院长吃牛轧糖,现在就好想去下单买牛轧糖……
😂😂😂😂😂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开屏美炸了!

语言能力不行……简单点,凯凯生日快乐~

喜欢你真的是一件幸福而又美好的事情~

【凌李】【楼诚深夜60分】卧底

昨天。。要不就是前天的60分?总之昨天没写完。。写完了就抛上来。。。

关键词:卧底  @楼诚深夜60分 

ooc预警,逻辑混乱,私设如山,如果和哪位太太撞梗了,求轻拍,轻拍。。

可能有点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凌远认识李熏然时,还只是刚到附院的一个普通医师,李熏然则刚考上警校。在强烈的正义感和使命感的促使下,未来的小李警官经常在街上帮忙抓个小偷,搞个见义勇为,有时候还智斗个歹徒,三五不时的挂个彩,然后就总被送到附院急诊。

巧的是,每次李熏然挂彩,总能碰到凌远值班,十拿九稳,一来二去就跟凌远混熟了

凌远一边给李熏然处理伤口,一边听他讲自己见义勇为的英勇事迹。

“凌远凌远,下个月我就毕业了,就是个真正的警察了!哎呦哎呦,凌远你轻点,疼疼疼!!!!”

“知道疼下次就别愣头愣脑的冲上去,每次受了伤还得我给你处理!”凌远看着眼前喊疼的小伙子,明明怕疼怕的要死,每次缝针脸都挤得跟包子一样,还每次都不要命似的往前冲。

“那哪儿行啊!我是要当警察的!打击犯罪是我的使命!”

“行,李警官!您的使命,那您就好好忍着点儿!”说着手上加重些力道。

“哎呦呦!疼疼疼!凌远你轻点!”

“忍着,让你长点教训。我下礼拜要出国交流,估计得两三个月,你自己注意点儿,别再弄伤了,伤了没人给你处理。”

“哎,知道啦!等你回来我就是警察了!”

凌远出国交流三个月,回来时潼市已是秋高气爽,他也顺利荣升外科凌主任。

一切如旧,只是好久没见李熏然来医院了。

 

李熏然受伤了,不过这次不是他见义勇为。李熏然半夜带着一帮小混混在大排档跟人打架,啤酒瓶照着脑袋呼过去,满脸血。

凌远看着眼前的小伙子,紧身背心配牛仔裤,脖子上挂条老粗的金链子,右臂上还纹了个猛虎下山,标准的古惑仔打扮。凌远想,这小孩怕疼,这么大一片刺青,刺的时候脸不得皱成狗不理啊。

“不是要当警察吗?怎么警校毕业改当古惑仔了?”

“当警察有什么好?不也是天天打架吗?我以前只想惩恶扬善,没想到恶人没抓到,还被倒打一耙,结果我还成了恶人了。警校那帮条子也不是什么好人,明明知道不关我的事,为了把事儿了结了,非要开除我,搞得我被我爸扫地出门。”

“那也不用出去混啊,好好找个工作,你要找不着我帮你找一个。”

“我的事儿你甭管。”李熏然按着脑袋上的纱布,一步三晃的走出诊室,头都没回。

 

凌远开始频繁的在医院看见李熏然,频繁到旧伤没好就又被送到医院来,搞得凌远总是在给他处理新伤之后还要再处理一下裂开的旧伤。

李熏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。他不哭不笑,总是沉着张脸,一句话也不说,他也不再怕疼,不管多重的伤,清理缝合,眉头都不皱一下。只是凌远偶尔能看到他背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攥着拳头,手臂上暴起条条青筋,凌远突然有些想念那张包子脸了。

李熏然每受几次伤,地位似乎就高那么一些,他从小李渐渐变成了李哥,后来有人叫他李总。穿着打扮也不那么像个混混,经常是衬衣西裤。有一次被送来医院时,李熏然打着领带,穿着整套的三件式西装。凌远想,如果没受伤,这样的李熏然一定很帅很好看,只是腰上被人捅了一刀后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

李熏然伤的很重,凌远在台上拼了十几个小时,好不容易才救下来。

凌远看着李熏然被推进ICU,身上满是仪器和管子。他比原来更瘦了,原本就棱角分明的脸,现在更是像被刀削过一样,闭着眼睛脸色苍白,安静的躺在那,仿佛还是当年在诊室里叫着喊疼的小伙子,可是说像却也不那么像。

 

李熏然醒的时候,就看见凌远在鼓捣他身上的各种仪器。他带着呼吸机,说不了话,就睁着眼睛看着凌远在他身上鼓捣。

“醒了?醒了就好,没什么问题过两天就可以转去普通病房了。”

凌远看见李熏然睁着眼睛看着他,低头查看他的伤口。

“你这次伤的厉害,差点就没命了。听我一句,伤好了就别再回去了行吗?我给你做一台手术十几个小时,也挺累的。”

凌远再抬头时,李熏然已经闭上了眼睛,不再看他,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的。

 

李熏然被转到普通病房,伤也渐渐的好了起来。

凌远每天都去看他,中午的时候会给他带自己做的午饭,只是些简单的菜色,李熏然却能吃出满汉全席的感觉来。

李熏然不像从前似的爱说话,总是沉着脸发呆,凌远虽然每天去陪他说话,但大多数时间都是自说自话,李熏然很少和他搭话,有时凌远说些有趣的事逗他,他也最多就是抿嘴一笑。凌远觉得,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李熏然才像是他从前认识的那个小伙子,阳光灿烂。

有时候凌远会碰到来看李熏然的人,男男女女都有,有的流里流气像个混混,有的则西装革履像是社会精英,凌远看不大明白。

“熏然,你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

李熏然歪嘴一笑,“你想知道我身份啊?”

“想,也不想。我知道你走到今天,劝你回头是不可能了,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照顾自己,别三天两头的受伤,看你受伤我难受。虽然你和以前不大一样了,但我总觉得你还是以前那个李熏然。”

“凌远,我告诉你,李熏然从来都是原来的李熏然。”

 

【凌远,我出院了。】

凌远开会时收到李熏然的短信,等散会他赶回医院,李熏然的床位已经住上了新的病人。听同事说,李熏然出院时阵仗特别大,一群穿西装带黑超的保镖围着,生怕有什么闪失。凌远听完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

春去秋来,时间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,凌远从凌主任变成了凌院长,他谈了一次恋爱,结婚又离婚,还差点有了一个孩子,只是没再见过李熏然。

虽然没见过李熏然,但凌远知道李熏然从来都在。人人都说凌院长手腕强硬,对待医闹从不手软,可没人知道这些地痞流氓从来就不敢去附院找茬。

凌远想,这算不算是沾了李熏然的光?

 

这天值夜班的时候,凌远时候做了个很奇怪的梦,梦见自己朝李熏然的左肩开了一枪,顿时血溅四方。凌远猛地从梦中惊醒,差点没从床上摔下去。还没缓过劲来就接到了李熏然的电话。

“喂,凌远,我是李熏然。我受了点儿伤,不方便去医院,你能不能……来帮我看看。”

 

如果不是李熏然再三强调,凌远不会相信这地方还有人住。

一片拆的差不多的老房子,四周安静的可怕,在残垣断壁之间凌远找到一个地下室的入口,下面隐约看着有光。

凌远走下楼梯,走过一个拐角时,突然有什么东西抵上自己的后腰。

“别动!”声音虽然带着狠厉,却气若游丝。

“熏然吗?我是凌远。”

“凌远……”看清来人后,李熏然松了口气,腿一软倒了下去。

凌远连忙把人扶到亮灯的房间里去,借着灯光才看清李熏然身上的伤,不禁倒吸一口冷气。

左肩枪伤,子弹卡在里面,只做了简单的应急止血处理。

“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“不能去医院,枪伤交代不过去,也不能让人知道我受伤了。”

“你这样会没命的!”

“所以我叫你来啊!你一定能救活我的。”李熏然睁大眼睛看着凌远,惨白的脸上扯出一个微弱的笑容,露出几颗小白牙。

“你当我是大罗神仙啊!”说着凌远用剪刀剪开李熏然的衣服。

房间似乎是早就准备好的避难所,不仅有食物药品和水,甚至还有一些简单的医疗器械。

凌远发誓,这是他有生之年做的条件最简陋的一台手术,当年在医学院解剖小白鼠条件都比这个强。

 

李熏然是在凌远家里醒过来的。

陌生的环境让李熏然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就要往外冲。睡在旁边的凌远被他这么一动也醒了过来。

“躺下别动,小心一会伤口又开了。”

李熏然看清是凌远,也心安了几分,“这是哪?你家?”

“嗯,我家。昨天那个地方卫生条件太差了,我就给你带家里来了。你放心,大半夜的没人看见。”

“凌远你知不知道,让人看见你跟我在一块,到时候你也跑不了。”

“我知道,我认栽了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意思,你好好养着,养好了再走。我去给你做点儿吃的。”

 

李熏然在凌远家住了下来,白天凌远上班,李熏然就在家里待着看电视上网。晚上凌远回来给李熏然做饭,吃完饭两人坐在沙发上看会儿八点档。

“凌远,咱俩现在这生活模式怎么跟夫妻一样?”李熏然这些天放松了许多,不再整日沉着脸发呆,偶尔也会调笑凌远一番。

“像夫妻,不好吗?”凌远转头看着他,脸上挂着个好看的一字笑。

李熏然一愣,随即也咧嘴一笑“好,特别好。那凌院长就负责赚钱养家,我负责貌美如花怎样?”

“那不行啊,你这么能吃,还专挑好吃的吃,我可养不起。”

“那怎么办?总不能饿着我吧?”

“没办法,我只好多接几台手术,贴补贴补家用了。”说着伸手把人往怀里带,李熏然也顺势靠了过去,水到渠成。

 

李熏然走的那天,数伏第一天,热的要命。

凌远早上有台手术,等下了手术,饭点儿都过了。凌远打开手机,里面有两条李熏然发来的两条短信。

【凌远,我走了。下个月十八号我生日,你记得买好礼物和蛋糕,在家做好晚饭等我回来!】

【还有啊,凌远,我是不是从来没跟你说过我爱你?】

凌远看着短信傻笑,想回一条,到底也没敢回过去。

 

凌远在日历上画了个圈,自己给自己批了两天假。李睿和韦天舒每天被他骚扰的不厌其烦,内容主要是爱人过生日,我要送点儿什么?我和他认识时间很长,但是确立关系时间很短,生日这天求婚会不会太快了?诸如此类,不胜枚举。整个附院几乎都感受到了凌院长周身散发出的粉红泡泡。

凌远最后还是买了戒指,铂金素圈,李熏然的手又细又长,带着肯定好看。

 

做晚饭时,凌远收到了李熏然的短信。

【凌远,我爱你】

看了看时间,凌远决定还是回过去,他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吧。

【李熏然,我也爱你】

七点,八点,九点,凌远把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,李熏然还是没回来。

 

“现在插播一条新闻,今天下午五时许,我市城南一仓库发生爆炸,据警方介绍,该仓库为一贩毒团伙制毒藏毒据点,警方在实施抓捕行动时,与犯罪分子发生武装冲突,后导致仓库爆炸。爆炸已导致5名警员死亡,13人受伤,其中两人伤势特别严重。仓库内犯罪嫌疑人均已死亡。”

 

【李熏然,你还回来吗?】

十一点,李熏然没有回复。

凌远盛了两碗饭,关上灯,点燃蜡烛。

“李熏然,生日快乐!”

“我替你许个愿吧,平安回来,多久我都等你。”

凌远吹灭蜡烛,也懒得再去开灯。

“我做了你爱吃的糖醋排骨,还有你一直嚷嚷着要吃的水煮鱼,你尝尝好不好吃。”

“有点凉了,你凑合吃吧,谁叫你这么晚才回来。”

借着月光,凌远看见对面有个小伙子抱着碗,吃的正香。

“看给你急的,这一桌子都是你的,没人跟你抢。”凌远又夹了些菜放在对面的盘子里。

“我还买了蛋糕,幸亏没买冰淇淋的,你回来这么晚,早就化没了。”

凌远拿出装戒指的小盒子,打开放到对面盘子边上。

“你的礼物,我这就算是求婚了啊,李熏然你看着办吧,我的我已经带上了,你要是答应,就自己带上吧,不答应……就搁这儿。”

“我先去睡了,给你过生日,折腾了一天,累的不行了。”凌远说着起身上楼进了卧室。

李熏然,你会答应的对吧?明天早上我睡醒,你就会戴着戒指,蹦蹦跳跳叫我起床给你做早饭,对吧李熏然?
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HE爱好者可以再往下翻一翻,万一还有彩蛋呢?万一有隔壁棚演员来客串呢?


下面是强行HE时间


凌远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闹起来的,虽然现在他根本不想接电话。

“凌远凌远,我是李熏然,我又受伤了,今天可能回不去了。”

“熏然你在哪儿?”凌远声音有些发抖。

“我在六院,凌远你认不认识六院骨科的人啊?能不能让他们给我换个医生?这个赵医生下手太重了!……哎呦呦!赵医生您能轻点儿吗?”

“换个医生也一样,躺好别动也别喊,不然一会儿更疼!”

凌远想,李熏然回来了,还好,没等太久。


————真的END了————

凌院长写的有点儿弱了。。。

李熏然是个卧底,但是凌院长不知道,所以听说犯罪嫌疑人团灭的时候,以为李熏然也挂了。。。恩就是这样。。。


同款敞篷~是你么?🤔

马云说,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哪天实现了呢……

一只咩🐑:

不管未来什么样想睡你的心是不变的

炸鸡和啤酒~你负责买啤酒,我负责买炸鸡~完美~